阅读历史
换源:

续章88 降噪耳机和超级听力进化

作品:我真的长生不老|作者:初恋璀璨如夏花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20-07-26 01:22:58|下载:我真的长生不老TXT下载
  夜晚窗外的虫鸣不见了,乌鸫模仿着斑头鸺鹠临近繁殖季节时的叫声,一群噪鹃似乎感觉到了某种惊人持续的节奏,发出“喔哦”的声音飞过。

  雄性噪鹃的这种叫声很有趣,总是像给人打气加油似的有重音,有节奏,连续不断地加快音节增高音调。

  格子窗户上用钉子卡住的玻璃晃动也停了下来,年轻的情侣并不像老夫老妻那样例行公事后各自入睡,安暖把刘长安抱在怀里,还想和他说说话。

  “我回来的时候,在飞机上看了一部电影,里边有个女杀手就是在和暗杀对象做完以后,趁着暗杀对象处于精神和体力都虚弱的时候,杀了他。”安暖抱着刘长安的后脑勺说道。

  “你觉得现在讲这个合适吗?”刘长安疑惑地看着她,真是一个能调节气氛的话题。

  “嘿嘿,我就是想到了……再说了,你还怕我杀了你啊?你不是超人吗?”安暖戳了戳刘长安的脸颊。

  “我站着不动,给你杀一百年你也杀不死我。”

  “那可未必……我会色诱你,等你忍不住扑过来的时候,我就一个滑铲从你胯下划过,抓住你的命门。”安暖说完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刘长安只是抬头看着她,然后挪了挪身体,和她并排躺着,很多女孩子总是这样,等到真正发生了亲密关系,并且有过多次的经历以后,她就不会时刻保持着白莲花女神的模样,那些又污又逗的属性便迫不及待地暴露出来。

  安暖被刘长安盯着,便把旁边的滑稽抱枕又拿过来挡住自己的脸。

  “我得和你认真而严肃地说个事情,你能不能不要每到关键时刻,就把这个抱枕拿过来挡住自己的脸,给我的感觉好像我在和滑稽做什么不可描述之事似的。”刘长安无比认真,无比严肃地把她的滑稽抱枕拿走。

  “我觉得那时候自己一定很丑嘛……肯定神情扭曲,难看死了。”安暖不好意思地说道,又想去拿抱枕,被刘长安阻止了,便伸出手指挡住脸。

  “男人就喜欢看这种。”

  “呸,我不给你看……”

  “由不得你。”

  “我就不!”

  说是这么说,这一次安暖没有拿滑稽抱枕了。

  早上六点,安暖和刘长安几乎是同时醒来,安暖伸了个懒腰,发现昨天晚上只睡了一小会,竟然还是精神抖擞的,她原本以为自己今天肯定要睡到日上三竿,感觉又会被柳教授各种夹枪带棍,阴阳怪气,结果竟然六点就醒了,顿时放心地起床了。

  安暖想先去洗漱,走出房间却看见旁边妈妈的卧室门是打开着,瞄了一眼柳月望竟然已经不在卧室里了。

  去哪了?安暖有些奇怪,柳月望平常根本不会这么早起床,于是走到柳月望的卧室里看了一眼,发现她最近常用的那个包包,手机都不在,竟然是出去了。

  安暖连忙回房间拿了自己的手机,给柳月望打了个电话。

  电话响了几下就通了,传来柳月望怒气冲冲地骂声:“还让不让我睡了,我好不容易才刚睡下!”

  “妈,你在哪睡呢?”安暖跑回柳月望的卧室,拉了拉明显没有人的被子,又低头看了看床底下,没在啊。

  “我在宝隆中心那个酒店!让我好好睡觉,别给我打电话了,我关机了!”

 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,安暖莫名其妙地看着挂断的通话界面,好好的自己家不睡,干嘛跑去酒店睡觉?

  想着想着,安暖渐渐脸红,惊叫一声后跑回自己房间,钻进被子里,然后把自己团在里面藏了起来,紧紧地拉着被子的四角,像把自己包进饺子皮的馅(不要学)。

  刘长安推着她在床上左右滚动几下,结合刚才听到她打电话说的话,有点明白了,她发现柳月望一大早没在家,这显然不正常,出于家人的关心自然要打电话询问的……

  能让安暖进入羞耻状态的,当然就是柳月望不在家里睡的原因了,考虑到柳月望现在精神状态良好,身体健康,没有失眠的症状,依然睡不着就是外因了。

  刘长安也到隔壁卧室看了两眼,发现床头有一个降噪耳机。

  这一副耳机能够通过主动降噪消除大部分环境噪音高频噪音,例如床和地板的摩擦,床头和墙壁的撞击,这些声音完全不至于影响到柳月望。

  降噪耳机比较难通过主动降噪消除人声,但是这一副包耳的降噪耳机,可以通过物理隔绝大大降低人声的传播效果,隔着墙她再戴着耳机,应该也不至于听到什么达到影响睡眠的程度。

  安暖发出的又不是特殊频率的龙叫。

  刘长安想了想,回到了房间里,拍了拍羽绒被饺子:“我知道怎么一回事了?”

  安暖松开了被子的一角,蹭了蹭,努力调整着角度,然后把自己的一只耳朵暴露出来。

  “你妈身上发生了超级进化现象,听力得到了增强,所以基本上是我们不睡,她也睡不着,得一直听着我们讨论人生,理想,诗歌到快天亮。”刘长安肯定地说道。

  毕竟排除掉一切可能,留下的那个可能即便再怎么不可能,也是真相。

  “我们讨论人生,理想,诗歌……也对,毕竟古往今来像我这样的美少女……美少女……就是无数人的理想,得到她的过程就是人生,对她做的事情都要用诗歌来描绘和赞美……”安暖勉强接受了刘长安的说法。

  刘长安都忍不住笑了起来,轻轻地捏着她的耳朵揉搓起来,都害羞成这样了,还不忘自恋。

  “起床吧,柳教授肯定下午才会回来,你可以下午约韩芝芝逛个街,晚上和她睡觉吧,就到第二天才需要面对柳教授了。”刘长安给安暖出个主意,毕竟这种属于日常生活难以避免的尴尬,多少儿女长大了,恋爱了,结婚了,难免会和同住的父母遭遇这样那样的尴尬。

  平常事。

  安暖听到刘长安出的主意,不由得有些骄傲,自己男朋友还真是机智,但是马上又生气了,从被子里爬出来,气呼呼地搂住刘长安的脖子,“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和我一起睡了,今天晚上就不稀罕了,把我打发给韩芝芝去睡了?”

  刘长安给了她的小排球三巴掌,然后去洗漱准备做早餐。

  -

  -

  (不要学)这样的注解是有必要的,毕竟我每次描写一些表情和动作,总有沙雕喜欢学学,连往嘴里塞橙子也要学,这样包住自己可能会窒息,所以有必要提醒。

  普通读者或者会想,怎么可能有人会这么做导致自己窒息?所以你只是普通读者,沙雕读者不一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