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八十一章:奇怪的门

  夏族如今高手基本去了凉川。

  参与夺宝的同时,开疆扩土。

  万族战结束,接下来还有一段混乱时期,就是那些地盘的争夺。

  毕竟一场万族战后,很多族群已经被打废了!

  所以整个夏族,感觉空旷了很多。

  热闹程度降低了一个档次。

  楚河一边钓着鱼,一边跟老人闲聊着,感觉心情更加舒服。

  两人一直聊到了晚上,期间老人的孙子,不时过来打扰,被楚河一颗奶糖打发到一边,吃下后靠在树上睡了过去,很香甜,口水直流。

  老人也没阻止,楚河身上有一股很强的亲和力,让人莫名信任。

  老人觉得他人很好,从谈吐中就能感受的到。

  看面相也给人一种很善良的感觉。

  两人分别的时候,老人还感觉不舍。

  他还可以继续吹!

  精神好的很!

  楚河回到林城。

  整个夏族,也就只有这里还是一如既往。

  除了灵雨落下的时候。

  这里几乎很难消停。

  以前楚河还会感慨两声。

  但现在他习惯了,甚至还能淡定的坐在酒楼,欣赏曲艺。

  …………

  时间如梭,转眼又是十年。

  楚河安安心心的修炼着。

  同时加紧为猪刚疗伤,让它快速恢复着。

  他现在手下可用之将不多了!

  几兽身上的血煞凶气被榨的差不多,都放了出去。

  就一块门板还在里面慢慢被熬着,动静很大,但产出很少。

  这十年,夏族出去的人更多了,就连蒙易赵玉灵还有林雪灵都出去了!

  紫嫣跟林腾带着两个小的,去了东苍域深处回了娘家一趟!

  楚河的藏书阁自然越发冷清。

  不过还好,他这些年基本在修炼,没什么感觉。

  这一天!

  轰!

  一声轰然巨响传进楚河耳中,一股苍莽的气息,如同惊雷被引爆。

  但整个林城还有夏族疆域的人却无所察觉,依旧做着各自的事情。

  变故出现的地方,就是在镇魔塔之下。

  这股气息虽然强大,但却依旧被楚河布置的禁制压制,气息根本散发不出去,其他人自然是感觉不到的!

  正在藏书阁中修炼的楚河,疑惑的抬头看去。

  “这是!”

  他起身,走了出去。

  镇魔塔的地底,整个空间被扭曲到了极致。

  如果不是楚河布下的禁制,此刻那恐怖的波动,恐怕整个蛮域的生灵都能感觉的到。

  气息苍莽而压抑到极致,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。

  不过,整个夏族疆域都被楚河反复改造,藏书阁更是重中之重。

  把这股力量给挡了下来。

  但却依旧有咔嚓声响起,如同空间被折断的声响,太过刺耳,连楚河都感觉有些微的不舒服。

  “这玩意是什么东西?”

  楚河看着,面露警惕,犹豫着是否出手给它锤爆。

  砰!

  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后,那扭曲的空间,紧跟着如同界面破碎,露出了后面的背景。

  漆黑深邃如同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,还有着苍莽的气息传出。

  深邃黝黑的洞穴,如同被一根棍子搅拌,依旧不断扭曲,然后逐渐成型。

  最终形成一扇门户。

  这扇门很大,也很高,更有神秘莫测的气息散发,带着无尽的诱惑。

  似乎在一声声的呼喊着,让楚河进去,把门打开。

  里面有好处,有机缘。

  “秘境?小世界?强者洞府?”

  这三者皆有可能。

  “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地方,是被气运之力吸引到了么!”

  “可是,这地方,空间可是被我打造的牢固异常,要进来,不简单的!”

  楚河摸着下巴观察着。

  没有轻举妄动。

  能够在他的布置下进来,即便是死物,也得重视警惕。

  “既然是未知,那就把它当危险处理吧!”

  “能砸烂酒砸烂,不能就禁锢,以后再砸!”

  楚河将那赤裸裸的诱惑直接无视。

  开口自语。

  他的心境不是一般的强。

  他正想出手,布下一堆封禁,或者想办法将门砸烂。

  大门知道了他不怀好意的想法,门直接打开了!

  一阵亮瞎人眼的光亮之后,露出了里面一片恢宏的世界。

  一行信息在门的另一面刻画。

  “这是一位踏天境强者的洞府,能够遇到它,都是缘分,任何生灵都可以进入。”

  “里面有九重考验,能过前三重者,会得到破境道尊的机缘而且就算失败也毫无危险。”

  “过前六重者,能得到直达道尊九重的机缘,但充满一定的危险性,至于最后三重,如果能过,就能得到洞府的继承权,有机会进入踏天之境,但是,失败必死!”

  楚河将上面的信息读完!

  摇摇头。

  不管这上面的记录是不是真的!

  他都不会进去。

  前六重没吸引力,最后三重里面东西或许不错,连他也能用,但有危险。

  仅此一点,楚河绝不进去。

  他遁地,开始直接一番布置。

  甚至知道之洞府可能是道尊之上存在的东西。

  他直接把压箱底的绝活都掏了出来。

  门:“???”

  “你干什么?为什么不进来?”

  门上的字变换!

  楚河抬头看了一眼,没理它,继续。

  “里面机缘真的很多,你难道不心动!”

  门上的字再次变化!

  楚河摇摇头,手上动作依旧不停,甚至在大门边上丢了一颗空间禁忌之球,随时可以引爆。

  这可是能彻底毁灭一方空间的东西。

  上面那散发的气息,让有见识的青玉门一抖!

  “好吧!你把东西都撤了!我走!”

  上面字迹再次变幻。

  楚河摇头。

  撤是不可能撤的,万一这门记仇怎么办。

  把它封死在这里,以后等实力强了,可以不闹出动静将这方空间毁掉的时候,他再动手。

  当然到时候感觉没危险了,也可以进去改造一番。

  门:“……”

  怎么回事!

  它选地方的时候,就感觉这一块最好,有前途。

  怎么遇到这么一个人类!

  什么脑回路。

  遇到超过他本身层次的机缘,第一想法竟然是毁掉。

  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?

  不管是什么生灵,遇到机缘,就算感觉有危险,那也是想方设法去克服。

  从没谁第一时间的想法是毁掉。

  机缘嘛!

  本身就是要超过自身,不然怎么叫机缘。

  有一定危险太正常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