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443.阿妙姑娘好善良,清羽美人真漂亮

作品:盛宠之将门嫡妃|作者:三木游游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7-01 13:01:20|下载:盛宠之将门嫡妃TXT下载
  答应洛璃,要给洛蘅做可致她彻底失忆的药物,倒是不难,但叶翎忙着继续研究解蛊丹,还要抽时间陪父母,就把这件事交给司徒焱。

  司徒焱在入夜前把做好的药给了叶翎,叶翎并未让人送去洛家船上,说明日洛璃出发前往崇明城之前应该还会过来,不出意外,他会把洛蘅直接送过来交给叶翎看着。

  一夜无话。

  天光大亮时,叶翎和南宫珩宋清羽正陪着叶晟宁蓁吃早饭,接到禀报,洛璃来了。

  “带洛蘅了吗?”叶翎问。

  属下摇头,“没见洛小姐。”

  叶翎微叹一声,看来,是出了意外。

  见到洛璃的时候,他整个人出奇得平静,就坐在那里,端着一个茶杯,可他手背暴凸的青筋表明,只是在压抑着情绪。

  “洛蘅,走了?”叶翎意有所指。

  洛璃沉默,片刻后开口,声音沙哑,“我的女儿,已辞世了。”

  是后半夜的事。

  尚未入眠的洛璃接到禀报,洛蘅自杀了,一根白绫悬梁。

  洛璃过去把尸体放下来,就坐在地上,静静地抱着,一直到天亮。

  当然,叶翎和洛璃都知道,这自杀,也是跟闻雅学的,身死魂不灭,换个躯壳罢了。

  但洛璃说,他的女儿死了,也就是说,他只认已死去的这个跟他有血缘关系的身体,至于逃遁的那个灵魂,不管死活,都不再是他的女儿。

  叶翎怀疑,这个结果不是洛璃想要的,却是他想到过的。

  昨日已明明白白说过,洛蘅有转生蛊和同生宿主,且她对于洛璃要让她彻底失忆这件事反应很大,绝对的心不甘情不愿。

  若为稳妥起见,洛璃该控制好洛蘅,让她昏迷过去,直到服药失忆,可他没有那样做。

  并不是洛璃疏忽,因为类似的事情,他对闻雅做过,他知道该怎么处理一个体内有转生蛊,可能会自杀的人。

  洛璃没想到洛蘅会自杀吗?不,他不希望如此,但应该知道这是可能出现的。

  是洛璃最后给了洛蘅一次机会。不是让她自杀的机会,而是让她选,是否继续做他女儿的机会。

  可洛蘅坚定地选择了,她要做上官箬的女儿。

  “我本以为……”洛璃满面自嘲。谁能活着,却非要选择死去重生?洛蘅应该很清楚他会承担起一个做父亲的责任,未来不会让她吃苦受罪。

  可偏偏,有人就是不愿意好好活着,譬如上官箬,和她的女儿洛蘅。洛蘅自杀死遁的行为,活脱脱就是上官箬的翻版。

  上官箬是个控制欲极强的女人,只喜欢掌控别人,完全不能接受被人控制。

  而洛蘅,一直在努力变成上官箬。

  洛璃奢望这个女儿还有救,可现实残忍。闻雅不在,情况不明,洛蘅仍旧不会选择洛璃这个父亲,因为她不想按照洛璃的想法来活,她追求的东西,洛璃给不了。

  而洛璃在乎的血缘亲情,在洛蘅那里,一文不值。

  “如此,洛叔的女儿,也算是干干净净地走了。”叶翎微叹。

  洛璃苦笑连连,“是啊,附在她身上的脏东西没了。我的女儿,干干净净地走了。”话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“抱歉,对你们而言,是放虎归山,但我本意并非……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叶翎点头,“人心肉长,洛叔很好,是上官箬养出的小毒物不配。不过说放虎归山倒是言重了,她算什么虎?从今往后,她们母女不过是阴沟里见不得人的老鼠罢了。这不是坏事,洛叔留着她,就算让她彻底失忆,也未必真能改邪归正,早晚怕是又害了你,甚至可能会给我们惹麻烦。而且说实话,我看她很碍眼。那是洛叔的血脉,但灵魂完全来自上官箬,如今分割干净,算是做个了结。”

  “至于没有把女儿教好这件事,洛叔完全不必再自责。从你娶闻雅开始,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局,你是受害者,她给你生孩子,也是骗局的一环。就算你付出更多心力来教导,结果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不同,因为人至贱则无敌,从这个方面来讲,洛叔是绝对斗不过闻雅的。”叶翎是真觉得洛璃此人不错,才跟他说这么多。

  洛璃神色怔然,再次深深叹气,“谢谢,听完你说的,我心里好受很多。”

  此时,在落月城,洛蘅幽幽醒转,就见一个面容全然陌生的女子站在床边看着她。

  “娘?”洛蘅张口,声音虚弱。

  上官箬微叹,“我就知道,你会来的,我一直在等你。”

  洛蘅扑到上官箬怀中,痛哭出声……

  这边洛璃站在洛家的大船上,看着渐渐飘走的小船,眸中痛色蔓延。

  小船上平放着一具女尸,没有别人,在海面上随风轻轻摇晃。

  “主子。”洛家大长老将一个点燃的火把递给洛璃。

  洛璃接过去,下一刻,一团火焰划过一道抛物线,落在了小船上。

  海风起,洛璃看着小船被烈火吞噬,越来越远,猛然转身,眸光冰寒,“准备出发,去崇明城!”

  洛璃并未再去找叶翎,带上他属下的数个高手,乘着小船,越过夜家的船,速度极快地往崇明城去了。洛家大船上只剩下几个伤势较重的,另有几人奉命赶回落月城去。

  此时他们距离崇明城已经不远,夜家的大船明日就能抵达。

  洛璃一行傍晚时分穿过海峡,在崇明城上岸,直奔城主府。

  不久后,一艘船从另外一个方向抵达崇明城,停靠在海岸边。

  叶旌飞身上岸,环顾四周,“再过几日,就能到圣岛了吧!”

  祁妙点头,“以咱们的速度,三日左右便能到圣岛。不过我们来晚了,叶翎表姐他们定然已出手,不知道还在不在那边,咱们先过去看看情况。”

  四人进崇明城,照旧分两路,原老头和祁妙到城主府去打探最新的消息,上官芃和叶旌去买干粮。

  司徒家的长老弟子大半都跟随司徒岳出动前往圣岛,城主府中很安静。

  祁妙正在想该去哪里,就听前方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,原老头已循声冲了过去。

  当初五家集结在崇明城,作为主家的司徒家最吃亏,被强制性供应许多药材,出动的人也是最多的,剩下的都没什么高手,便是洛璃单枪匹马来抢劫,也没人能拦得住。。

  司徒焱告诉叶翎,叶翎转告过洛璃,司徒家藏药库里有个密室,里面有宝贝。

  此时看守藏药库的长老被洛璃拧断了手腕,惨叫声就是来自他。

  洛璃的属下还用刀抵着司徒夫人的脖子,没过多久,那长老为了保命,只得带着洛璃进了密室。

  洛璃这是明抢,带着人把最值钱的东西全都装箱,等着一块儿运到海岸边,等明日夜家船到了,搬上去就走。

  原老头和祁妙躲在一个角落里,看到了做主的洛璃。

  原老头用眼神询问:他是谁?

  祁妙摇头,她在圣岛长大,从未见过洛璃,不认识。

  正在指挥属下搬运的洛璃猛然转身,犹如实质的目光看向了原老头和祁妙藏身之处,毫不犹豫挥掌就打了过来!

  原老头推开祁妙的同时,飞身而出,跟洛璃对了一掌,连连后退,喉头腥甜!洛璃的伤尚未完全恢复,但实力仍在原老头之上!

  原老头转身就跑,洛璃却并不放过,他的属下也飞身拦截。

  尚未出城主府,原老头和祁妙就被洛璃带人围在了中间。

  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洛璃冷声问。

  “你先报上名来!”祁妙冷声说。

  洛璃冷哼,再次挥掌攻击原老头。祁妙被洛家另外两个高手缠住,无法脱身。

  祁妙作为祁家后人,曾经的圣女,身份敏感,不知对方底细,自然不能透露。

  洛璃是心情不好,不知敌友,默认是敌非友,不能放过。

  这边上官芃和叶旌采买好干粮后,在约定的地方等,迟迟不见原老头和祁妙过来,感觉事情不太对劲。

  上官芃让叶旌等在原地,他过去看看。

  结果,叶旌等啊等,上官芃也一去不复返。

  一路都很顺利,没想到在崇明城出了事。叶旌知道他该立刻离开,避免自己也陷入险境,但就这么撇下同伴走,他如何能放心?

  犹豫过后,叶旌暗中靠近城主府,打算看看情况,再决定是走是留。

  叶旌远远地看到车马从城主府里出来,拉着大箱子,往出城的方向走。

  他默默地数着,一口,两口,三口……

  不再有箱子从城主府出来,叶旌悄悄尾随车队出城,躲起来,看着那些人把拉过来的箱子全都放在海岸上,整整齐齐地码好,但并没有大船过来拉走。

  已经入夜,叶旌又等了一会儿,那些人就坐在附近看守箱子,没离开,也没人过来。

  叶旌回头,又回到城中,再次往城主府的方向去。

  洛璃亲自出手,原老头和祁妙以及上官芃都受了伤,被他抓起来。

  “我是落月城城主洛璃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洛璃冷声问,“若不交代,死!”

  祁妙心中一沉!洛璃,她所知道的,是个武痴,闻雅的丈夫,洛蘅的父亲,能是什么好东西?

  得知洛璃的身份,祁妙更不可能表明身份,闭上眼睛,沉默不语。

  原老头脸色难看,“我们只是路过,想来此处打探消息。”

  “若无冤无仇,为何不敢表明身份?”洛璃冷声说,他有些怀疑这是圣岛的奸细。

  原老头眸中闪过一道暗光,冷哼一声,“吾主是圣岛国师大人,立刻放了我们,否则……”

  洛璃闻言冷笑,“果然是端木尹的人!找死!”

  祁妙蹙眉,“你若是端木尹的仇人,我们就不是敌人!”

  “刚刚老夫只是想试探你。”原老头说。

  洛璃拧眉,“你们接着演!”

  “你夫人呢?”祁妙问。

  洛璃面色一下子阴沉下来,“你认识那个贱人?”

  祁妙愣了一下,洛璃跟闻雅决裂了?好极了妙极了!

  “洛家主,一场误会。我们跟你夫人……不对,跟那个贱人有仇,跟端木尹也有仇,一开始不愿表明身份,是担心你跟他们一路。”祁妙快速地说。

  “所以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洛璃神色莫名。

  “我叫祁妙。”祁妙说。

  洛璃闻言,一下子愣住了。

  祁妙心中忐忑,见洛璃朝着他们走过来,眼神戒备。

  洛璃拔剑,原老头拧眉,“你敢动她?!”

  原老头话音未落,祁妙和他身上被绑着的绳子都断了。

  洛璃把原老头扶起来,“都是误会,前辈不要介意。”

  祁妙不明所以,感觉事情变化太快,就听洛璃说:“明日叶翎会到崇明城。”

  “你认识我们家小叶丫头?”原老头神色一喜。

  洛璃点头,“是,她现在是我的主子。”

  原老头哈哈大笑,“小叶丫头就是出息!”

  祁妙神色有些惊悚。

  若不是洛璃一脸严肃认真,祁妙真怀疑他在开玩笑。洛璃可是一城之主,四大武道世家之首,据说实力仅次于端木尹的天沐国第二高手!他还是上官箬那贱人的丈夫!

  就这么,成叶翎的属下了?

  祁妙深深觉得自己离开这段日子错过了好多事情,不然这局势怎么变得她都完全看不懂了。

  上官芃被打晕,洛璃把他弄醒,又跟他致歉,上官芃也是一脸懵。

  洛璃请他们落座,“你们来晚了,有些事已经结束。”

  洛璃把六大家族和圣岛之前在海上交战的前因后果,跟祁妙他们简单讲了一遍。

  原老头乐呵呵地说:“好好好!有惊无险!那俩小家伙都没事,还把人救回来了!我就说,他们夫妻俩只要在一块儿,只有别人倒霉的份儿!”

  上官芃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“太好了!真怕他们出事!”

  祁妙惊愕于事情竟然这么离奇,找到叶晟,南宫珩失忆,上官箬暴露,楚明泽倒戈,五大家族联手再反目,洛蘅身死……一桩桩一件件,曲折跌宕,最后结果是,成功救出宋清羽和宁蓁逃离端木尹的魔爪,至少当下他们这方的人全都是安全的。

  “真的太好了!”祁妙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忍不住笑起来,“叶翎表姐好厉害!”

  洛璃点头,“的确,她是我所见年轻一辈之中最出色的人。”

  “你是被小叶丫头专门派来崇明城抢劫的啊?哈哈!大水冲了龙王庙!”原老头笑着说,“这事儿有意思,接下来去抢劫,算我一个!”

  洛璃微笑,“就你们三个吗?叶翎提过,这回她家小弟说不定会过来。”

  上官芃神色一变,立刻起身,“坏了!阿旌说不定已经走了!”

  三人冲出去找叶旌,洛璃也跟在后面。

  叶旌就躲在暗处,看到他们,一时没有现身。

  到一开始约定的地方,听到祁妙叫他,叶旌才现身,“表姐。”

  见叶旌没走,大家都放下心来。

  叶旌不解发生什么事,祁妙高兴地跟他说: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你爹娘现在都跟叶翎表姐在一起,他们都没事,好好的,明日就到这儿了!”

  叶旌不可置信地看着祁妙,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  祁妙重复了一遍,叶旌眼圈儿一下子红了,“我爹也没事,找到他了?真的找到他了?”

  祁妙肯定点头,叶旌激动不已,“太好了!他们在哪里?我要立刻去找他们!现在就去!”

  洛璃拍了拍叶旌的肩膀,“也好,我带你去。”

  得知叶晟一家的遭遇,洛璃心中唏嘘不已,也为他们一家人分隔再久仍然心系彼此的感情而感动。

  洛璃让属下都留在崇明城,他要送叶旌去叶翎那里,应该已经离得不太远了。

  祁妙有些犹豫,叶旌拉着她一起上了船,“表姐,你也去!清羽师兄肯定在等你呢!”

  祁妙轻咳,“他等我干什么?小孩子不要瞎说。”不过也没有从船上下去。

  原老头和上官芃就留在崇明城,说再去司徒家搜刮一番,看看有没有藏起来的宝贝。

  洛璃驾船,路上听叶旌在讲他们这一路是怎么过来的,突然觉得他这半辈子坐井观天,见识太少,竟然都没想过到天沐国之外广阔的天地去看看,曾经真以为自己是天沐国第二高手。

  如今看着叶旌小小年纪,见识广博,经历丰富,去过的地方都比他这个中年人多,机敏沉稳,谈吐不俗。

  叶旌见祁妙在整理头发衣服,笑着打趣她,“这就是女为悦己者容吗?”

  祁妙拧了一下叶旌的耳朵,“小表弟你学坏了啊!”

  “表姐,你这样就很美,到时候让清羽师兄看看,你如此辛苦劳累日夜兼程赶过来救他,他一定好感动的。”叶旌一本正经地说。

  祁妙脸色微红,不过夜色遮掩看不到,“感动什么?我不是来救他的,我是为了救姑姑!”

  叶旌唇角微勾,“哦~不管清羽师兄信不信,反正我信。”

  祁妙:……

  后半夜海上冷,叶旌站在洛璃身旁,把祁妙挡在身后,让她坐着休息,避免被风吹到。

  “快了吧?”叶旌翘首以盼。

  洛璃点头,“放心,不会错过的。”

  此时,叶晟和宁蓁都还没睡。

  当时在圣岛上,宋清羽曾经给宁蓁画过叶缨三姐弟和孩子们的画像,不过逃离时都丢掉了。

  今日南宫珩提起,叶翎花了一个时辰时间,精心画了一张全家福。

  此时全家福就在宁蓁手中,她不错眼地看着,叶晟坐在旁边细细地问外孙眉眼像谁,宁蓁在他手心写字作答,夫妻俩一个看不见,一个不能言语,丝毫不妨碍交流。

  “阿旌都十六了啊!”叶晟感叹。他记不起,但叶翎说,当年他们离开的时候,叶旌未满六岁。

  宁蓁看着画像上意气风发的少年郎,伸手轻抚,眸中水光闪烁。

  记忆中的小儿子,活泼好动,爱笑爱闹。叶晟从来不拘着叶旌,带他爬山下水,捉鱼逗鸟。

  有一回父子俩一起爬到树上躲起来,跟宁蓁玩捉迷藏,被找到也不下来。叶旌撒娇说要在树上睡,叶晟真找来木板,亲手建了个树屋让他住在里面,结果半夜因为蚊虫太多,叶旌又爬下来钻进了叶晟和宁蓁的房间,赖着不走。

  第二天,云尧来家里,叶旌兴致勃勃地拉着云尧去看他的树屋,结果里面竟爬出一条蛇,当场把云尧给吓晕过去了。

  后来叶旌供出来,放蛇吓云尧是大姐叶缨出的主意。

  叶缨理直气壮,说云尧作为大师兄,怕蛇怎么行?她只是想试试以毒攻毒。

  而叶晟听完后,非但没有责备叶缨和叶旌,反倒夸他们做得好,宁蓁也是哭笑不得,再三说让他们不要胡闹,云尧怕蛇没什么,都不准再欺负他。

  ……

  过往美好的回忆仍历历在目,一晃经年,宁蓁想起错过的孩子们的成长,心中酸涩愧疚。

  叶旌看到视线中出现的大船,眸光一亮,“是那个吗?”

  洛璃点头,“没错。”

  叶旌本想高喊一声“二姐”,到嘴边又改了主意,想给叶晟和宁蓁一个惊喜。

  眼见着越来越近,他心情雀跃,在距离还剩下十多米的时候,就飞身而起,朝着大船而去。

  接到禀报的叶翎出来,看到扑过来的人,笑着抱住他,“小弟,你还真来了。”

  “二姐!美人姐夫!”叶旌一脸兴奋,“你们没事都太好了!爹和娘呢?”

  随后上船的祁妙看到叶翎,笑容满面地叫了一声,“表姐!快带表弟去看姑姑吧,不用管我!”

  叶翎拉着叶旌去找叶晟和宁蓁,南宫珩看着祁妙问:“要不要我把尧尧叫醒?”

  祁妙摇头,“不用,我等会儿也去看姑姑。”

  “哦,尧尧没睡,我去告诉他,你并不想见他。”南宫珩转身就走。

  祁妙:……

  到叶晟房间门口,见还亮着灯,叶翎敲门,“爹,娘,睡了吗?”

  “小叶子,我们没睡,进来吧。”

  叶晟的声音传出来,近亲情怯,叶旌一时又紧张起来。

  叶翎给了叶旌一个鼓励的眼神,他伸手推开门,看到坐在桌边的人,眼泪夺眶而出,“爹!娘!”

  宁蓁手中的画像掉落下去,神色怔怔地看着不远处的少年,一时间恍若在梦中……

  “是……阿旌吗?阿旌来了?”叶晟站起来,伸手。

  叶旌冲过去,握住叶晟的手,又紧紧地抱住他,“爹,是我啊!”

  叶晟把宁蓁也揽入怀中,三人抱在一起,又哭又笑。

  叶翎并没有进去,轻轻把门关上,转身看了看天幕中的繁星,突然好想念家里的女儿。

  见祁妙还站在甲板上,叶翎笑着走过去,“阿妙。”

  “表姐,表弟见到姑姑姑父了?”祁妙挽住叶翎的胳膊,不由感叹,“真好,我们竟然本就是姐妹!”

  “你在这干什么?怎么不去找清羽?”叶翎问。

  祁妙扶额,“想起当初的事就有点尴尬,我竟然还傻乎乎地拒绝他,早知道我们的关系的话,其实那个时候我应该……”

  “你应该什么?”

  清朗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祁妙神色一僵,转头就见宋清羽不知何时出现在不远处,一身白衣,墨发垂肩,眉目如画。比上次见时清瘦几分,更似谪仙般不染纤尘。

  “我应该早点表明身份,跟表姐相认,把姑姑的事告诉她,你以为什么?”祁妙若无其事地说。

  宋清羽垂眸,微叹一声,“阿珩说,你不想见我,原来是真的,是我自作多情。”

  祁妙扶额,“我没有说不想见你!”南宫珩这个混蛋,胡说八道什么?

  “那你想见我?”宋清羽眸光灼灼。

  祁妙蹙眉,“我们本来就是朋友,什么想见不想见的?”

  “是么?”宋清羽看向旁边手拉手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南宫珩和叶翎,“你们,回避一下。”

  南宫珩抱起叶翎就不见了人影,“尧尧加油!三年抱俩!”

  祁妙看着大步走过来的宋清羽,突然感觉有点慌,后退了两步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宋清羽按住祁妙的肩膀,往外一推。

  祁妙惊呼一声,下意识地抓住了宋清羽的衣襟!她本来就站在船舷边,这下半个身子都到了外面。

  “混蛋!你干什么?”祁妙好气。

  宋清羽面无表情,“说嫁给我,不然把你推下去。”

  祁妙简直是醉了,“你这个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宋清羽手一松,祁妙伸手就紧紧地抱住了他!

  宋清羽眸中满是笑意,“刚刚只是开个玩笑,我想你了。”

  “你有病吧?”

  “嗯,相思病,只你有药,多抱抱我才能好,不然会时常发作。”

  “……宋清羽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混蛋?”

  “你要是第一次接受我的表白,现在我们连孩子都有了。”

  “……谁要给你生孩子?”

  “你抱了我竟然不想负责?”

  “……你以前的光风霁月都是装的!”

  “光风霁月?原来我在你心里这么好。其实,我一般不混蛋,除非遇见想一起睡觉的姑娘。我若是仍对你光风霁月,什么时候才能当爹?”

  “……你只是想找人给你生孩子?”

  “不要误会,我的重点是一起睡觉。”

  “……滚!”

  “你找不到比我更好看的了。”

  “……好像是。”

  “我没武功了,你要保护我。”

  “……好意思?”

  “困不困?床铺好了。”

  “……没成亲睡什么觉?”

  “想什么呢?跟我成亲之前你都睡不着了?我是说让你去休息。”

  “……那你放开我啊!”

  “再抱一会儿,你觉得不舒服?”

  “……也,还好。”

  “你都没说过喜欢我。”

  “……你猜?”

  “原来有媳妇儿的感觉这么好,怪不得他们都陪着媳妇儿,只压迫我干活,我辛苦劳累还要被取笑是光棍儿。”

  “……有点可怜,想拯救。”

  “阿妙姑娘好善良。”

  “……清羽美人真漂亮?”

  不远处传来南宫珩戏谑的声音,“横批,立地成亲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