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八十五章 黄疸患者(三)

作品:直播:开局就是医道圣手|作者:心生一念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6-30 14:00:36|下载:直播:开局就是医道圣手TXT下载
  麻醉完毕,铺置无菌单,王阳上台看着患者,手里握着手术刀,孟月站在一旁,止血钳子夹着碘伏纱布,随时准备递给王阳。

  王阳依旧选择右侧肋缘下斜形切口,打开一个15CM左右的口子,因为患者以前做过开腹手术,身上有一个手术刀口,王阳做切口的时候需要绕开这个瘢痕组织,不然出现交叉感染那乐子就大了。

  口子切开的时候,看上去比较怪异,整体歪歪扭扭的。

  杏林直播间开启。

  “这是什么手术?

  小黄人吗?”

  “这是吧盲端综合征?

  属于极为少见的手术,这个病在三甲医院的普外科和消化内科一年也只能看到几例,大多是是因为以前做过胆总管和十二指肠侧切吻合术的术后患者。”

  “听起来很牛批的感觉,是术后并发症吗?”

  “实锤了,大佬肯定是三甲医院的医生,小医院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患者。”

  “不过看大佬做手术真的是一种享受,我感觉每次都能学到新东西,要是能多几个像大佬这样的医生开直播,我们国家医学还怕发展不起来?

  只是可惜我一个妇科外科医生,学大佬的东西,大部分都用不上。”

  “脑科医生报道!”

  “神经外科医生报道!”

  “CT医生……”直播间妇科医生的话,瞬间引起了直播间很多医生的共鸣。

  手术直播是以术者的视角来观看手术的,可以说王阳的直播间,比站在王阳的一助看的还要清晰,每个操作都清晰无比。

  现在医学的经验都是需要成熟的术者给后辈展示手术,这也是为什么每个科室的实习生都需要跟着住院总学习的原因,跟着住院总能够经常上手术台近距离学习,但是这种学习,一台手术肯定是不行的,很多操作有人可能看不清。

  直播间就不一样了,直播间的画面是每一步都详细,可供一次性上万人学习都没问题,这也是为什么妇科医生说多来几个像王阳一样开直播的医生,那么国内的医生都有学习的地方了。

  不过王阳目前只做普外科和介入科的手术,这让有些科室的医生感觉可惜,他们多么希望王阳是全能啊,这样大家都可以学习了。

  这种事情,他们也只是想想,目前世界上都没有一个全能医生,医生本来就是一个讲究经验的职业,熟能生巧铸就无上工匠,其实医生也算工匠,只不过他们是健康的铸造者。

  直播间在讨论,王阳还是在继续手术。

  王阳打开腹腔,患者有了底一次手术,所以患者的部分器官结构都被改变了,加上这一次人体机能的免疫下降,患者受到了炎性刺激,腹腔内部的组织都出现了大小不一的水肿和黏连。

  看到里面的结构,一旁当一助的路铭露出惊愕的表情。

  “王哥,这腹腔组织黏连的太严重了吧,完全看不到组织结构啊,这手术还能做吗?”

  路铭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复杂的腹腔黏连组织。

  “没事,你帮我拉好术野就行。”

  王阳还是有自信的,对于做好手术。

  王阳看到腹腔变化并没有反应,在训练室已经见过了,王阳伸手接过孟月手中的钝剪刀,王阳便开始用钝剪刀的钝头分离组织增生的结缔组织,剥离、剪断,动作较快。

  路铭在一旁都看惊了,他也是学临床外科医学出身,腹腔内组织这么黏连,王阳是怎么分清楚异常增生的血管在什么位置?

  这种判断,教科书上可是没有啊,不然的话,为什么那么多医生开腹后就选择关腹,直接放弃手术。

  路铭有点看不懂王阳的操作了,但是心里对王阳崇拜无比起来,发现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至少要在医学这条路上看到王阳的脚步吧。

  王阳分离,钳夹,用4#的线结扎一个略粗的血管后,直播间也炸了锅。

  “我去,术者太牛皮了吧,这是开了透视吧?

  这异常血管都能判断出来?”

  “这你就不懂了,在我们普外科又一个手法叫做搏动摸脉,就是通过手指就能敏锐的感觉到血管的搏动,跟中医里面的切有异曲同工之妙,是一个大佬摸索出来的,只不过这种手法需要千锤百炼才能学会,反正我们医院没人会,只是听我导师说过。”

  “厉害了,这个手法我也听说过,会这个手术在普外科横着走都没问题。”

  有人解释了,直播间的医生一个个惊讶无比,这可是他们有些人从未听说的手法,仔细一想也确实是,这不就是古代摸喜脉一样嘛,现在都讲究中西结合,我们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肯定是好的啊。

  王阳继续操作,一层层的组织被王阳分解开,本来看上去复杂的解剖结构,瞬间变得清晰起来。

  路铭虽然不知道王阳是怎么找到血管的,但是路铭能根据王阳的动作,能够把拉钩准确拉到王阳想要的位置,帮助王阳提前暴露视野。

  王阳很满意路铭,开术野也是对一个医生基本功的考验,像协和的丁主任给王阳做助手的时候,就能判断王阳的下一步,这就是经验,在术者做手术的时候,一助也在考虑这个手术怎么做,这才能学到经验。

  剥开最后一层结缔组织,一股子腐烂的气味扑鼻而来,孟月下意识的后退两步,就连路铭也是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吸引器。”

  王阳伸手,孟月将吸引器拍到王阳手中,就在王阳准备插入吸引器的时候,发现盲窝处出现了浓绿色的浓汁。

  “再给我一个刮勺。”

  王阳将吸引器放到一旁,孟月连忙找到刮勺递给王阳,手里还捧着一个无菌纱布。

  王阳没有直接吸取浓汁,而是用刮勺将周围刮下来的浓汁倒在孟月的无菌纱布上,这是需要做细菌培养的标本,送去化验和病理检验的。

  孟月也明白这是样本,保留好样本,王阳便拿起吸引器,开始吸取脓汁。

  直播间。

  “我去,这颜色够浓厚,居然是铜绿色,这是感染多么严重?”

  “不过大佬留下了样本,换做我恐怕早就忍不住用吸引器把浓汁洗完了,看到这种脓液就有强迫症。”

  “这感染太严重了,术后抗阳性球菌的万古霉素也不一定能压住啊!”

  医生纷纷感叹,患者的感染严重性,从脓液大概就能判断出来,人体出现脓疱不要弄破就是这个原因,可能会出现局部感染扩散。